逼死伏见司,佐岛大文豪神来之笔,深雪基神附体,能干的亲妹妹就此诞生!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配图ID=43056634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前几天那个剧透贴不?当时是小说偷跑,于是剧透不是很全,现在已经正式发售,根据第二波剧透来看,这剧情简直就是峰回路转一波三折的神展开!简单说就是,真夜说大爷是自己儿子其实是说谎的,俩人依旧是亲兄妹,但!是!!!深雪是调整体,给达也生孩子的话也不会出现遗传方面的问题,寿命方面也无碍。另外两人当晚已经是同盖一床被子,我已经预见到《Deep Snow》的新刊了额咕嘿嘿~

总之佐岛勤为了兄嫁俨然已经是不要脸了,不过,我!喜!欢!

另外,会长党也不需要担心同母异母亲姐弟的问题了……姨妈党也不需要担心母子的问题了……

下面是贴吧有人粗翻的一段,转自这里:http://tieba.baidu.com/p/3753811184

时针马上就要指向十一点了,但深雪还没有回来。
但相对的,房间里已经铺好了被褥。
连续和室的一个单间里,只有一套被褥。但枕头有两个。
【兄长大人,抱歉我回来晚了】
而在这最不凑巧的时候,深雪回来了。
【这是——!】
在这拉门大开,窥视着隔壁房间的状态下,只要进入到房间里,自然就会映入眼帘。
【深雪,这可不是我——】
“干的”话到嘴边,达也却没能辩解到最后。
【兄长大人,这是……】
【不是,这可不是我干得。我沐浴完回来时房间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原来如此……】
【那个,兄,兄长大人】
【怎么了?】
【没什么,那个,我叫你兄长大人可以吗?还是说要叫你达、达……】
【一如既往就行了】
【那么,兄长大人……和叔母大人的谈话,结束了吗?】
【那当然……】
自己现在就在这里,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达也原本想要如此回答,但立马察觉到了深雪的提问别有它意。
【嗯,都结束了。那件事以及一定要由叔母来告诉我的原因,我都已经明白了】
【是吗,那么……】
【说兄长大人,和我并不是兄妹这件事】
【是假的】
达也的回答,极其简洁。
【叔母大人为何要说这样的谎?】
【这说明可能让人难以理解,但看来是为了促成我和你结婚的样子】
真夜的说明的确让人难以理解,但达也还是理解到了一些更多的事情。可是这些事对于深雪来说是不是好事,达也还无法断定。
【明明是兄妹……也要这样吗?】
【户籍和DNA鉴定貌似会想办法做些手脚】
【那只要有着四叶的力量的话,的确可以做到……】
【生出来的孩子貌似也不需要有遗传因子方面的担心】
【为何这么说?】
看到那眼中传来的觉悟,达也下定决心告诉她那些应该告诉她的事情。
【你自身没有任何会引起遗传因子异常的因子】

【因为你是调整体】

【我是,调整体……】
【你是以父亲和母亲的生殖细胞做出来的受精卵为基础,集四叶的科学与魔法学的精华于一身,制造出来的【完全调整体】(……女版基拉大和吗,你)克服了调整体的所有缺陷,作为超越人类以上的人类而完成的四叶最高杰作的样子】
【那么我……不会丢下兄长大人,突然就一个人掉进阴曹地府里去了吧?】
她所害怕的,是调整体那并不稳定的寿命。那名为要是有一天自己突然断气,就不能和达也在一起的恐怖。
【从叔母的口气看来,对于魔法的连续使用的抗性,貌似比我还高】
【我能够……和兄长大人一起活下去吗?】
【从叔母的口气看来,你貌似还能活的比我长】
所以,当听到自己可以和兄长活的同样久时,自己是调整者这件事根本就变得无关痛痒了。
【我和兄长大人虽为兄妹……但我遗传因子,却和兄长大人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呢】
达也的内心现在犹如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好吧,我调皮了)
的确真夜说了,深雪的遗传因子与其说是调整,说改造更为贴切,就遗传的距离来说,比起达也和真夜这对外甥和叔母的关系还要远了去了。但达也却没有对深雪就这一点做出任何的暗示。
但是深雪依旧和真夜说出了同样的话。
血缘这玩意,有时候真不是光看遗传因子的类似性就能够说得清楚的……达也如此想到。
【原本四叶家的人,就在第四研多少对遗传因子有过研究。虽说不是调整体那样全面的类型,单就接受了遗传因子操作这一点来说,我和你没有两样】
达也刻意强调着,自己和深雪的共通性。
但是,看着深雪那红的发热的脸颊,这招怎么看都没有奏效。
【那么从今以后,我和兄长大人就变成了表兄妹关系了吗!】
【至少在外人面前,得是这样说了】
【而且我还是兄长大人的未婚妻对吧!】(这里觉得直接用婚约者不够带感,还是未婚妻赞!)
深雪发出了感激的声音。
但是她的亢奋,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她看到了达也那一脸困扰的表情。(大爷你也有今天23333)
【果然,觉得很恶心吧……】
【你指什么?】
达也对于深雪突如其来的失落的理由,以及那低沉的声音所说的话的意思,完全无法理解。
【对于兄长大人来说,我是你妹妹对吧?】
【嗯,因为那是事实】
总之,达也就这一点上绝不退让。
【亲妹妹想要成为亲哥哥的新娘什么的,果然是不正常的啊……】
【深雪,难倒说你】
达也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他的五官都拥有着超出常人级别的灵敏。
深雪刚才毫无疑问说了【亲妹妹想要成为亲哥哥的新娘】。就文理上来说,只能解释为深雪和达也。
也就是说,深雪……
【对,没错!我不是被叔母所命令!当我听到我是兄长大人的未婚妻时,我感觉到了无比的愉悦】(我整个人都愉悦了~~)
【这份心意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就算我知道兄长大人是我的亲哥哥也好,我希望能作为一个女性被兄长大人所爱!我想要成为兄长大人的新娘!因为我曾经放弃了,所以我现在更加不能够放弃!】
深雪的声音显得很亢奋,但却没有到难以听清的程度。可大概就因为太过亢奋的原因,不时总是会有几处难以理解的地方。
刚才的那句【因为我曾经放弃过所以不能放弃】也就是说【在听到刚才那些事之前,我一直是放(ju)弃(jue)的,当告诉我可以结婚时我就不想放弃了】的意思吧。深雪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在烦恼这样的事情,对于达也来说的确是一个晴天霹雳。(再让我说一遍,大爷你也有今天2333)的确,深雪经常会让人感到有超出对兄长的敬爱以外的感情。但达也一直觉得那归根结底还是对兄长的敬仰而已。
但是,那难道不是自己单方面的想当然吗。
面对着快要潸然泪下的深雪,达也不禁自问着。
【但是兄长大人是很普通的……拥有着正常道德观念的……所以不会对妹妹抱有恋爱感情的吧。(俺妹表示不服)像我这种不正常的妹妹,你一定觉得很恶心对吧……】
深雪最后还是啜泣了起来。
不是大声的哭腔,而是会让闻者揪心的,抑制着内心哀伤,勉强压抑出来的哭声。
【深雪……】
达也靠近深雪,右手伸向她的肩膀。
深雪的手,也朝达也的手伸了过去。
达也原本以为自己的手会被深雪挥开。这对于没有察觉到记住了这样痛苦哭声的妹妹的烦恼的薄情哥哥来说,这是理所应当的反应。
但是,深雪却将达也的右手用双手握住,抱在自己胸前。
【喂……】
达也想要制止她,【喂,等一下】这话却没能说得出口。现在就各种意义上来说,无法做出像是要抛弃深雪的举动,不,应该是不想这么做。
【兄长大人,我、我……】
用力的抱住达也的手,深雪声嘶力竭的喊着。
将自己的心意,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
【我、爱……你。我爱你。兄长大人,我爱你!】
达也从妹妹的口中一直以来听到的都是【我敬爱着你】之类的话。【我爱你】还是第一次听到。
只是一个字的区别,话语间流露出的重量确实如此的不同。达也第一次了解到了这样的感受。
【就算被鄙视成不正常的妹妹也好!因为有异常的性癖而觉得很恶心也无罢!只是……只是、我求求你,求求你,兄长大人……】
深雪抬起那被泪水润湿的脸。
如此哀伤,如此拼命挣扎,却又如此的美丽动人的面庞,达也至今为止从未见过。
【无论如何……无论如何……请让我呆在你的身边。请不要抛弃我。请不要从我的身边离开!】
深雪就算在流泪时,表情也不曾扭曲,依旧是端丽的面庞,只是泪流两旁。
这一点,达也也是今天才知道。
达也觉得,这实在是让人感到哀伤的泪颜。
达也的右手依旧让深雪抱着,而将左手绕到了深雪背后。
【兄长、大、人……?】
【我,不会离开你的】
【那……那个……兄长大人,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握着达也的手,,被抱在达也的臂弯中,面庞压在达也的胸前,深雪提心吊胆的问着,希望能够再听一遍达也刚才的话,提心吊胆的恳求着。
【深雪,我不会离开你的】
【啊……】
深雪发出感情极致的声音,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
达也对着将身体完全交给自己的妹妹,倾诉出了那必须告诉她的回答。
【直到死将我们二人分开。我都会在你身边】
【但是,那大概不是你所期望的那种意义】
【我现在依旧,只是将你视作自己的妹妹】
【你是我可爱的妹妹。这么可爱的妹妹,我怎么会觉得恶心】
【我也不会觉得你有任何异常】
【我绝对不会拒绝你,不会抛弃你】
【但是,深雪……这只是因为,我是你哥哥。而你,是我可爱的妹妹】
【所以……抱歉。至少现在,我只能把你当做妹妹看待】
在达也的臂弯中一动不动听着他的声音的深雪,放开了死死揪住的达也的右手,坐起身来。
【这样就足够了】
深雪的眼角留着泪痕,但是却没有留下新的泪水。
【现在,这样子我就很满足了】
深雪轻轻地将两手绕过了达也的脖子,保住了她。
【现在的我,也依旧只敢称呼你为【兄长大人】而已】
深雪将自己的脸颊贴在达也的脸颊上,在他的耳畔继续耳语着。
【兄长大人说了【现在】,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深雪加强了双臂力量,抱着达也。
【兄长大人,能允许我做些期待吗?不必是【现在】【哪一天】我对于兄长大人来说,不再是妹妹,而是作为【深雪】来看待我】
达也也在深雪耳畔,同样耳语着。
【这样说可能有些奇怪,但我会努力的】
深雪放开了达也。
【嘛,兄长大人真是的】
深雪露出服了的表情微笑着。
而达也则回以一个苦笑。
兄妹之间,总算恢复到了一如既往的气氛。
【深雪,今天已经很晚了,还要为明天做准备,早些睡吧】
【嗯,说的是呢。那么我去拿被褥】
达也一把抓住准备起身的深雪的手。
【兄长大人?】
【没有那个必要。难得叔母帮我们安排的。今天就在一个被褥里睡吧】
【诶!?】
深雪的声音颤抖着,就算在哭泣时,她的声音也没有如此动摇过。
【啊,那个,兄长大人,你的意思,难倒是说】
【不,你误会了】
达也对着深雪,露出了戏弄人的笑容。
【只是一起睡觉而已,不约】
【这……这样子啊】
深雪安抚胸口,从她那略带遗憾的反应来看,是过分解读我的话了吧。

16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伏见司泪流满面

  2. 看得我激动无比

  3. 【只是一起睡觉而已,不约】这句笑死我了

  4. 刚在贴吧读完…

    虽然不知道翻译润色了多少,不过单看这,佐岛文笔还可以呀~

  5. 隔壁的兄妹哭倒在地上啊

  6.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调整体

  7. 龙傲天有性功能?

  8. 为了合情合法的艹亲妹妹已经不择手段丧心病狂了

  9. 只求佐岛勤这回别拆后宫,隔壁的伏见司我还在记仇呢……

  10. 妹控绅士表示这真是太棒了(๑•̀ㅂ•́)و✧

  11. 我整个人都愉悦了~~

  12. 会长党表示非常愤怒……

  13. 看到兄嫁泪流满面

  14. 是我这的问题还是大家都一样. 灰色背景配红色字体太瞎眼了. 用鼠标框住反色后还有一个分享框弹出来挡住…

  15. 不约

  16. 我只能说,干的漂亮!!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