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井龙雪:对我来说,在动画上的探索还远远没有到尽头

长井龙雪 剧场版 那朵花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我们看见花的名字

翻译这篇文章之前虽然对长井龙雪的作品很有印象,但是对于他个人的经历完全没有了解过。长井年轻时不喜欢动画,但是受EVA启蒙,喜欢富野由悠季和金敏,70年代和80年代的人想必心有戚戚。他自己从来没有正规的学习过动画制作,从事动画工作之前曾经在东京做邮递员。刚进入动画公司时也只是做司机,但是仅仅用了10几年时间,长井龙雪就从一个动画门外汉一跃成为日本TV动画界的知名动画监督和演出家了。我觉得把长井的人生经历改编成一部励志电影都没问题了。

自从2011年4月放送开始之后,这部动画就以让人“泪流满面”而成为了话题,虽然是在深夜播出却受到了广泛的认可,这部原创动画《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已经作为电影被搬上了银幕。下面就让我们直击做出这部令人感动动画的年轻俊才监督—长井龙雪先生

《那朵花》的故事是从自闭在家的高中生宿海仁太(じんたん)与已经死去的少女本间芽衣子的幽灵相遇开始的。在这非现实的设定下,由于面码的缘故再次聚在一起的儿时的同伴们之间却产生了微妙的恋爱感情和劣等感。那么做出这部让人感动的喘不过气的青春群像剧的监督,是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待自己的作品呢?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我们看见花的名字 剧场版

问:TV版的《那朵花》,即便是平时不看动画的朋友都破例观看了,大家都非常的感动呢。
答:听到您这么说我真的非常高兴,这次的剧场版的故事发生在TV版故事的1年后,现在回头再看当时的TV版动画,感觉和剧场版的制作水平相差太远真的让我非常的羞愧呢(苦笑)。电影上映的时候,观众们的反响也非常大,让观众们泪流满面的盛况也正如我们预期的一样出现了。对我自己来说,有一种“大家都在讨论我的动画 我就像一盘冒油的菜(原文:脂マシマシ,感觉可以意义为充满干劲,但是这句和后文观众吃不下是个双关语,所以在这里还是保留原意)”的感觉(笑),观众们可能吃不下这么多,但是总之还是试着做了。

问:在制作TV动画的时候,关于“感动”的表现,请问有受到动画播出之前3.11(日本大地震)的影响吗?
答:恩,我也会考虑为什么动画会受到这么多的支持,也许正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大家才会止不住泪水吧。如果现实很残酷,那么在虚构的故事中将泪水都流出来的话我觉得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吧。这部作品如果放在现在才播出,可能会让人感觉更加朴实吧。

问:作品是幽灵题材但却没有类似动画花哨的画风和萌系的东西吗?
答:是啊,无论好坏想做普通的作品呢。当然,普遍认可的动画性质的东西还是会有的,但还是想尽可能做成没有违和感的能够像写实电视剧一样舒畅地让观众欣赏的东西,这就是我的工作,分镜音响也需要注意。

问:对于抱有“不过是动画而已”这样看法的人,请问您如何应对呢,毕竟对动画有抗拒感的人还是相当多的。
答:是啊是啊,在看电视的时候,有许多人在动画开始的瞬间就会转台呢…嘛…就像我夫人就是那样…(笑)。对于这样的人,即便他们非常讨厌动画,我也常常希望他们可以看一看呢。

问:这么说来,最严厉的观众就在您的身边呢(笑)。
答:诶,从精神卫生上来讲,这真不是一件好事啊(笑)。我夫人从来不会看我制作的动画呢。这次的电影是我第一次制作的剧场版作品,虽然想要想尽办法诱骗她看一看…但是又害怕受到残酷的评价,真是相当的不安呢(苦笑)。

长井龙雪 剧场版 那朵花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我们看见花的名字

问:《那朵花》是一部描写高中生的青春群像剧,请问您在制作动画的时候是否也感受到了遥远过去学生时代时的那种“青春”的感觉呢?
答:是啊,我觉得我的学生时代就像是动画中的“登场人物A”一样,但是仅仅是个朴素的学生。我出生和长大的新泻县,新番几乎没有放送,我那时虽然读过堆积如山的漫画书,但是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动画,但是当我上高中的时候正好赶上《EVA(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的重播,看了之后有种“实在是太帅了”的感觉。真是受到了相当震撼的冲击呢。

问:您觉得《EVA》给予了您的作品很多影响吗?
不不,以一届粉丝的角度来说,说“受到了”许多的影响可能更加合适(笑)。说到影响这点,可能富野由悠季先生对我的影响更大。富野先生的作品,总会把人物描绘的栩栩如生,比方说严厉的女人会偶尔犯傻(笑)。我觉得这样的作品,已经成为了我的根源。

问:您在当时对动画并不是很感兴趣,拜读了您的经历后,发现您在进入动画业界前曾经在作为一般会社员工作呢。
答:是的,我曾经在新泻的一家印刷公司的工作,但是由于非常不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压力变得越来越大(苦笑)。于是借着来到东京的机会,想着“已经够了”,就从公司辞职了。从那以后,我就作为临时工在施工现场用引导棒指挥引导,还曾经骑车送过快递。啊,送快递的位置是在神保町的周边,我记得当时还曾经给人快递过花花公子呢。

长井龙雪 剧场版 那朵花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我们看见花的名字

问:当时真是辛苦了(笑)!那么,请问您是从哪里了解到动画业界的呢?
答:在招聘情报杂志上寻找新的工作的时候,看到了动画公司的动画制作的职位,上面写着只要有汽车驾驶执照就可以,于是就进入了这家公司。期间还因为违章停车受到处罚没法工作(笑)。于是从那时开始,我就以演出家作为目标,至今依然向着这个方向在努力。

问:至今为止,您都没有去过专门学校学过动画方面的课程吧?
答:恩,分镜头脚本的制作一开始都是先看别人画,学习之后再自己一笔一笔的描出来。但是我画的实在是太烂了,所以当时有很多的地方我都感到非常迷惑,碰巧那时看到了金敏先生所画的生动的分镜图,让我觉得“如果不能如此生动的描绘分镜是不行的啊,我是不是没有天分啊。”而陷入了消沉呢(苦笑)。

问:但是,我认为长井先生您的分镜把人物描绘的非常有魅力呢!
答:不断地的进行绘画练习,就能够对分镜看得更加透彻了吧。不过,在我刚开始从事演出工作的时候,荒木哲郎先生就已经负责监督辅佐的工作了,从那时起我就觉得明明是相仿的年纪,但是却总被领先一步,真是非常的不甘心呢。最近也看了《进击的巨人》,于是又有了“到底怎样才能做出这么帅气的动作分镜啊”这样的感慨并且陷入了消沉呢。那时我制作的动画系列也正好在电台播出(电磁炮),所以现在为了不消沉下去,我已经不看巨人的动画了…

问: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竞争关系啊,最后,请问您对于自己今后的发展是如何考虑的呢?
答:再制作像《那朵花》这样的作品我想是绝对不行的。其实现在回头重新审视自己,完全没有让我产生一丝的满足感。如果我做出了能让三年后的自己重新观看时感动落泪的作品,那么我觉得那时即使不做动画了也无所谓了吧。但是对我来说,在动画上的发掘和探索还远远没有到尽头,所以,在这世上经常地面对新的挑战也让人非常期待呢。

长井龙雪 剧场版 那朵花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我们看见花的名字

顺便 今天是面码的声优 茅野爱衣的生日

(取材・文/西中賢治 撮影/高橋定敬)
原文链接:http://news.nicovideo.jp/watch/nw757477

长井龙雪
1976年生,新泻县出身,完成了从一般企业到动画公司的奇异转身。从2008年到09年开始作为监督制作了电视动画《龙与虎》大获成功,一跃而沐浴在聚光灯下。本作(那朵花)的TV版在2011年的艺术选奖媒体艺术部门(芸術選奨メディア芸術部門)获得新人奖。

8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其实长井龙雪是来推销荒木哲郎的 斜眼

  2. 著名的情感系监督居然羡慕巨人的分镜~~~~~~~~~果然人们往往会羡慕拥有与自己不同特质的人或事吗~~~~~

    我一向对长井龙雪比较喜欢,只要是剧本不错的情况他就能出佳作。知道它的经历之后就更加钦佩这个人了,从与动画毫无关系到成为名监督,简直是不可想象~~~~~

  3. 从《龙与虎》开始就喜欢上这位年轻的导演(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以为长井是母的- -!),之后看了《蜂蜜与四叶草》,《那朵花》以及《电磁炮》,感觉在情感的表现力上长井大大真的是很优秀的导演呢,也期待长井更好的作品诞生

  4. 实在非常值得学习!!

  5. 长颈龙也做出过把偶像大师的动画版改成萝卜片的壮举的。

  6. 这是一个长井龙雪和荒木哲郎相爱相杀的故事。。。。

  7. 其实让我感触最多的是蜂蜜与四叶草

  8. 第一段有点问题。
    制作进行虽然是只要会开车就能干,不过也不等于司机啊。
    严格来说等于监工吧,需要开车去画师家里取原画,联系协调各制作单位和人员保证制作进度
    也可以认为是高级打杂。这么个职位,倒是也出了水岛努和长井两个门外汉名监督。
    反倒是很多画师一辈子也没熬出头。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